浅金落樱

BG党ヽ(゚∀゚)ノ凉粉好吃ヽ(゚∀゚)ノ

晴明大人的帽子底下有什么?

【依旧不好吃_(:3」】

【虽说是晴乐但是只有很少一点_(:3」】

【并没有开车,我还是个宝宝_(:3」】


    日常的女生宿舍夜谈。

    虽然白日出战疲累,但躺在床上,就有一种忍不住说话的冲动。

    今天的话题是晴明大人。

    萤草说:“今天晴明大人又带回来一堆一星二星三星的御魂。”

    “还是加防御的。”

    雪女说:“姑姑会开心的,她的针女好久以前就该升级了。”

    白狼说:“今天晴明大人又召唤出了一堆天邪鬼。”

    “一只R级式神都没有。”

    雪女说:“姑姑会开心的,她又可以带狗粮了。”

    萤草问:“为什么晴明大人的运气这么差呢?”

    雪女答:“因为他的帽子太黑了。”

    萤草很疑惑:“帽子黑和运气差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 雪女面无表情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 白狼问:“为什么晴明大人要戴这么一顶黑帽子呢?”

    雪女答:“不知道。我刚来庭院的时候,晴明大人就戴着它了。”

    萤草沉思:“难道晴明大人的头上有什么吗?”

    白狼沉思:“很好奇呢,晴明大人帽子底下的东西。”

    帽子底下……不是头吗?雪女想。

    “有了!”萤草一拍手,“晴明大人睡觉的时候肯定不会戴帽子,我们可以去偷看呀!”

    “对诶!”白狼站了起来,“我现在就去!”



    然后被雪女拦下了。

    “你们……就那么想看晴明大人的头顶吗?”雪女扶额。

    “嗯!”“嗯!”

    她仿佛看见萤草的眼睛像蒲公英一样闪着光,白狼的尾巴像小白那样摇啊摇。【小白:等等小白才不是狗呢!】


    叹气:“真是败给你们了,我去看看吧。但是万一看到晴明大人是秃顶回来,不要被吓到哦?”



    雪女披上外衣,飘啊飘地出去了。

    萤草和白狼乖巧地裹着被子坐着。








    突然,门刷的一声被拉开了,两人还没来得及问雪女,雪女就已经急急忙忙地开口了:“快起来!出大事了!”声音里透着前所未有的焦急。

    能让平素高冷的雪女紧张成这样的,是什么呢?

    萤草、白狼一脸茫然:“怎么了?晴明大人是光头?”

    雪女摇了摇头:“不是晴明大人的事,是妖狐,还有神乐大人。”

    “???”


    然后雪女开始讲述刚刚看到的事。







    “我刚刚在往晴明大人的房间的方向走,四周都很安静,没有人。”

    “但是当我走到神乐大人屋旁边的那个拐角的时候,忽然有个白影从另一边闪了出来。”

    “我马上躲了起来,结果看到那个白影进了神乐大人的房间!”

    “那个白影有长长的白发,头上,还有一对尖尖的耳朵。”

    “家里是白发尖耳的,除了白狼不就是那只蠢妖狐了么!”



    雪女很激动的样子,而萤草和白狼已经惊呆了。

    “……妖狐他不怕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知道了打死他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难道我们关心的不应该是神乐大人吗……”

    白狼在黑暗中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 博雅大人,对不起……没有完成您对我的嘱托……



    “所以我刚才让你们快起来啊!得快点赶去神乐大人那里才行!”说着雪女就从枕头底下翻出了雪幽魂和蚌精。

    萤草也急忙带上了三套攻击御魂和蒲公英,回头却看到白狼站在箭筒前迟迟不动。

    “白狼?不拿上你的弓吗?”

    白狼伸手,从箭筒中抽出一把红杆白羽箭,眼底寒光一闪:“一把箭,足矣。”



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到了不属于雪女的寒气呢。





   

    静悄悄地来到神乐屋前,三人放慢脚步,偷偷贴近绘着朱红金鱼的纸门,先听听没有什么响动。

    没有,什么都没有,太安静了,安静到诡异的地步。

    白狼突然想到,妖狐这家伙是有过杀害“命定之人”的不良记录的,难道……

    所以她用尽全力拉开了门。






    一个白影,长着尖耳。
  

    没错。

    神乐大人正躺在床上。

    没错。

    两人衣衫半解,眼角晕红。

    没……咦咦咦咦咦??!!!!



    白狼刚想喊出一句“MD妖狐放开那个少女”,就看到床上白影转过头来。


    眉眼在灯下清晰可辨……分明是晴明大人!










    啊,她们似乎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。






    白狼啪地拉上了门。

    捂着烧红的脸飞奔回去了。

    博雅大人,您不用担心神乐大人的婚事问题了呜呜呜……



    怎么反而觉得博雅要更操心了呢。



    纪念晴明。







   
    回到屋后。

    萤草看了看抱着尾巴蜷成一团的白狼,转头对雪女说:“晴明大人的帽子底下,居然是狐狸的耳朵呢,真神奇。”

    雪女已经恢复成了面瘫的样子,好好地躺在被子里,只说了一句:“晴明大人,竟然有四只耳朵。”

    然后她们看向了换了新衣服的白狼。









    第二日清晨。

    萤草见到在给山兔、座敷、童女童男和一群小式神们洗脸的姑获鸟,忍不住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。

    “姑姑啊,你马上就能照顾新的小孩子了。”










【为什么!博乐都有人开车!晴乐没有!】

【不是】


【感谢观看_(:3」】

评论(28)

热度(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