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金落樱

BG党ヽ(゚∀゚)ノ凉粉好吃ヽ(゚∀゚)ノ






    她醒来。

    黑暗的天空,冰冷的水泥地,来来往往的警察。

    啊,我已经死了。


    她发现自己不能离开十米远。

    地缚灵吗?

    也罢,我陪你们到毕业吧。

    不过高三就要换校区了呢。

   

    她看见舍友、同学一个个走过,像平常一样提着早餐。

    那个粉那么好吃吗,我也想尝尝。

    今天要周测,考好一点吧,考完就能回家了。


    她看到同学一个个走过。

    学校安静了下来。

  
    她看到父母和哥哥木然地走过,又走回,远去。

    那是我的东西吧。

    烧掉也没问题的。



  
    她看到同学们一个个走过。

    看起来很迷茫呢。

  
    她看到舍友一个个走过。

    刚刚换了宿舍吧。

    对啊,那个宿舍里还有我的痕迹。



    她看到全校的人走过。

    是去体育馆。

    要开会吗?



    她看到全校的人走回。

    只有一个班默然无声。

    除了他们的哭泣。

    啊啊。


   
    他们的生活不久就回到了正轨。


    但是那个女孩似乎并没有。

    对就是那个数学最差的那个。

    顺便一提,她是数学科代表。


 
    那个女孩在体育课上偶尔会站在那片水泥地上。

    愣愣的。


    女孩的手上开始多出伤痕。

    脸上不再见笑容。



    今天女孩也没有去食堂呢,她看着女孩的背影。


    第几天了?

    女孩在一个晚上回家了。

    第二天才过来。

    女孩不久又在一个晚上回家了。

    然后她就很久没有见到她。


    她发现自己可以在学校里活动了。


    班上依然和平。


    自己的小组拆散了。


    新宿舍少了一张床。


    舍友们成了心理辅导室的常客。



    女孩的抽屉里有一本《解忧杂货店》。

 
    说起来自己曾经向她借来着?

    还是问了剧情?

    大概就是自己变成这样的几天前吧。




    有一个普通的小本子,学校卖的那种。

    别的学校五毛钱,自己学校七毛钱。



    黑。

    然而她没办法打开。

    小本子和书放在一起。





    直到新学期开始,她才再次见到那个女孩。
  


    她看到女孩翻开了本子,翻开了书,拿出了蓝笔。

    是要抄吗?

    是的。



    一个晚上,她看到女孩翻开了另一个本子。


    啊,是日记本。

   
    她好奇地凑过去。


    什么啊,是遗书?

  
    说起来女孩这几天精神状态不对。





   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    只是多了几道伤口。

    女孩两周后便又回家了。






    再次出现了。

   
    啊,是要转学了吗?

    去吧,离开这里吧。

    这里可是一个悲伤之地啊。

    荣耀的背后是死亡啊。





    这个班,又少了一个人呢。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年矣。
   

   

  

评论

热度(1)